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加藤嘉一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硕士研究生,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我眼中的大韩民族   

2013-07-08 21:2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让我无意中认识韩国的是2002年日韩共同举办足球世界杯的时候。当时读高三的我觉得,往往被世界视为“落后”的亚洲之两个国家能够主宰世界级的体育赛事,很了不起。日本进了16强,韩国进了4强。从此,我开始抱着“亚洲主义”看待韩国。

   2003年来到中国之后,我才第一次接触活生生的韩国人。

   首先使我惊讶的是其规模感。在北大,韩国留学生大概有2000名,日本留学生才200多名。除了在北大校园里,在我当时经常出行活动的五道口,韩国人也无处不在。

  其次是具有冲击力团结精神。2006年德国世界杯,我每天在北大留学生宿舍勺圆观看。有一天,日本与澳大利亚进行比赛,澳方第一进球的那一刻,整个宿舍动了,摇了,闹了。原因是,韩国留学生对“日本被进球”集体表示高兴与欢乐。我和一起看比赛的日本学生感到恐惧,“日韩都位于东北亚,是邻居,为什么不相互支持呢?”

  北大国际文化节使我重新认识韩国人的本来面貌。与我们日本留学生在小小的展台,借用日本驻华使馆等提供的民族衣服道具等悄悄展示茶道等文化传统不同,韩国占了很大空间,发挥驻华使馆、财团、企业等提供的战略资源去弘扬韩国的民族文化与现代产品。“官民一体的民族战略”,这是刚过20岁的我在北大百年讲堂广场对韩国人留下的印象。

  2012年离开中国,来到美国之后,我有机会观察海外华人的生活动态,在此过程中联想的则是在华韩国人,并无形中对两者进行对比。

  自由散漫的中国人往往被称为一盘散沙,到海外移居之后却使劲抱团,理由,在我看来,是出于生活上的需求,因为他们对异国他乡的环境往往不熟悉,不适应,不习惯。

  韩国人到海外之后,与其说抱团,不如说团结。之所以这样对比,是因为韩国人的混到一块儿,稍微夸张一点说,是具有战略意识的,甚至是具有政治目的的。韩国的人口仅有5000万,我到世界各地调研,尤其在大学里经常遇到的却是韩国人。在海外的Korea Impact一点不亚于China Impact,凭什么?

   我上次到以色列希伯莱大学时在校园内偶遇,给我指路的韩国留学生对我说,“我们国家很小,国内市场也不大,所以只好向海外看,是被逼迫的,并不完全是主动愿意的。”望着耶路撒冷的小山头,我胡思乱想,韩国人的一举一动总显得带有战略与政治目的,或许是基于其民族特有的忧患意识,这种意识迫使他们必须扮演得集中而有针对性,强悍而有战略性,刻意而有政治性。

   当然,我是没有资格不负责任地指责当代韩国人之民族性的,因为,无论如何,它或多或少与日本人曾经殖民过朝鲜半岛的历史有关。日本人谈论韩国问题时需要带着谦卑意识是天经地义的。

   朴槿惠上台了。

   2012年是换届之年。年底,我在哈佛校园与一名美国东亚问题专家给迎来政权交替的当事者们打分。他给的分数(从倒数一名起)为:法国、俄罗斯、朝鲜、日本、美国、中国大陆、台湾、韩国。我的看法有所不同,唯一一致的是给韩国最高分。女总统的第一次诞生和具有竞争性的选举过程是背后的重要原因。我们认为,“韩国政治有活力。”

  我有韩国朋友,喜欢吃韩国料理。韩国企业近年在全球范围的积极表现令人钦佩。而对于曾在日本踢球,精通日语,后来到英国曼联开拓亚洲足球未来之希望的朴智星,作为一名东亚人,我感到由衷的自豪。我在他身上看到大韩民族的一种特征:爆发力。


本文曾刊登于《国际先驱导报》2013年6月28日-7月4日期

 

  评论这张
 
阅读(30002)|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