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加藤嘉一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硕士研究生,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广州进入亚运状态的第一天  

2010-11-14 09:2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1日下午,晴天,不冷不热,很舒适的天气。广州进入了“亚运状态”。那一天,我正好来广州感受了一下城市的氛围。我从东莞过来的路上,司机发现“噢,我今天开的是双号车呢?我忘了今天广州开始限行。加藤先生,怎么办?但好像没什么啊,管得没那么严。”当时时间也很紧张,我动不动就说,“嗯,没事,就这样过去吧。”

结果,一丛高速公路进入广州市内的交口上被两位警察拦住了。“你给我拿身份证,快点,今天是限行,师傅,你也不是不知道。”这种场面,我在中国见多了,一般在警察和司机之间通过辩论,谈判,人为地解决,两者往往陷入情绪化的沟通。那次不一样,广州警察相当冷静,我们这边情绪化没用,对手相当理性。自然而然地被罚了200元,扣3分。

看看周围,路上警察特别多,城市带着一种紧张的氛围。我3个月没来广州了,城市面孔确实发生了较大的变化。道路宽了,原来装修特别吵、乱、脏的工程基本消失了,反而产生了相对温和的秩序。

我很喜欢广州的本土文化,广州是有文化的城市,老百姓过的不着急,不勉强,时间流逝得比较漫长。广州的早茶,下午茶,晚上的宵夜,都能代表广州人的休闲和轻松。正在面向国际大都市的广州,在我看来也不适合搞政治,居民的政治敏感性不强,却对自己生活权益的维护意识很强,因此,这里的媒体比较发达,都比较敢说敢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新快报》、《羊城晚报》…都是我来到广州必读的报纸。当然,《南方周末》也是我最喜爱的报纸之一,在北京,每期都去报亭亲自购买。

下午来了在上下九步行街,接受广州的年轻媒体朋友们的集体采访,实际上,就是边喝边聊,由我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同学杨辉来组织。我1个月前就把去广州的消息告诉这个兄弟,他果然热情接待我,还介绍了许多当地的媒体朋友。在中国,做任何事情,“学缘”很重要。那里很有“老广州”的气氛,是个繁华步行街,但老百姓依然过着相当传统,休闲的日子,似乎根本不关心亚运会,生活依然继续。

天黑了之后跟大家步行去了西关恩宁路的小胡同,自从北京奥运前夕,时隔2年看到了拆迁潮。高楼与破房的并存,让我怀念的风景,还看到了“拆迁委员会”的办公牌子,政府要组织化地完成拆迁计划。听他们说,这个地方已经被当地媒体挖掘的差不多了,已经不是报道点了,很多广州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了。好吧,我就不多写它了。

11月1日是亚运免费公交第一天,22时坐了地铁,乘客超多,无序,看到了安全检查的机器,跟北京是一样的,却没有一个工作人员检查乘客的行李,站台里也没有指挥人员,只有广播的声音,没有人理它。后来很惊讶,《新快报》跑地铁的记者告诉我消息;“亚运期公交地铁免费的措施取消。周六晚九点半政府紧急开发布会宣布的,最大原因是庞大客流已严重超过地铁客运能力,随时有安全问题。今天早上地铁里果然少了很多人。价格果然是最好的杠杆”。

我回应说,“噢,是么,听意外的,政府怎么改变初衷呢?”记者冷静给我回答说,“不意外,广州人一向比较务实。安全比面子更重要,出了踩踏事故的话会更丢脸。”广州人显然不适合搞政治。亚运期间,体育归体育,不把它政治化,大家纯粹地享受节日的欢乐即可。

11月1日24时,我们到了地铁5号线科韵路站附近的同学家,《羊城晚报》的员工宿舍。员工免费住在这里,同学之前说很简陋。从外面看挺好的,就像北京普通公寓似的。走到8楼才发现,与外观的反差太大。我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啊,根本看不出来?!”

据同学介绍,这是那个著名的“面子工程”。

(网易专稿,谢绝网络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617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